品牌动态
中国皇家唱诗|田鹏 FM《题临安邸》诗词鉴赏
发布时间:2021-04-25 01:25:11
  |  
阅读量:952

微信图片_20210425170849.jpg


「栏目讲师」

中国皇家唱诗创始人

田 鹏

点击欣赏→中国皇家唱诗 第八辑 儿童版

《题临安邸》

宋·林升

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?

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。

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?这首诗是写在南宋皇都临安的一家旅舍墙壁上,是一首古代的“墙头。山外有青山,楼外有高楼,诗人用叠词形象地抓住临安城的特征:重重叠叠的青山,鳞次栉比的楼台,眼前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诗人看到祖国的大好国土,锦绣江山,这起伏连绵的青山,精致繁多的楼阁,是多么的广阔美丽,多么的安逸富足。再加上从西湖边上传来的阵阵靡靡之音,几乎让人忘了不久前金人入侵,痛失国土的国耻家恨。大片国土沦丧,而当朝权贵,一味“休”战言和、不思收复中原失地、只求苟且偏安、一味纵情声色、寻欢作乐。诗人用“几时休?”如当头棒喝,表达了满腔的愤慨之情。眼见这“西湖歌舞”一日日消磨着将士们的抗金斗志,而朝廷不顾岌岌可危的江山社稷,不顾有志之士的抗战意愿,不顾沦丧百姓的痛苦哀嚎,自欺欺人地躲在这危如累卵的安乐窝里,编织着太平盛世的谎言,怎能不让诗人义愤填膺,满腔怒火。
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。诗人进一步抒发自己的感概。“暖风”一语双关,既指自然界的春风,又指社会上的淫靡之风。“生于忧患、死于安乐”,在强大蛮族的威胁之下,这里本该有积极抗战、重振旗鼓的清风吹来,怎奈贪图享乐、不思恢复、得过且过的南宋王朝却是一派加速灭亡的飘飘“暖风”。正是这股“暖风”把人们的头脑吹得如醉如迷,像喝醉了酒似的。“游人”不能理解为一般游客,它是特指那些忘了国难、苟且偷安、自甘堕落的南宋统治阶级。诗中的“熏”“醉”两字用得精妙无比,把那些纵情声色、祸国殃民的达官显贵的精神状态刻画得惟妙惟肖,跃然纸上。诗人忍无可忍,愤然训斥他们“直把杭州作汴州”。宋朝原来建都于汴梁,时已为金侵占。纸醉金迷中,这些人早就忘了当初的国都,躲避在醉生梦死的享乐之中,把临时苟安的杭州简直当作了故都汴州。

细细品味,这首诗构思巧妙,措词精当:辛辣的讽刺中,蕴含着极大的愤怒和无穷的隐忧;而冷言冷语的讽刺,偏从热闹的场面写起;愤慨已极,却又不作谩骂之语。诗人奋笔疾书,一蹴而就,不愧为讽喻诗中的杰作。

微信图片_20210425171309.jpg